500万彩票-500万彩票官方网

当成了一条可以随意踩死泥鳅但是谁也不知道当

 父母最大的喜悦,就是看到孩子变得优秀,苏耀国也不能免俗。
 
    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 
    苏锐站起身来,看着苏无限,喊了一声:“大哥。”
 
    “咳咳。”苏无限咳嗽了两声,竟是没有答应。
 
    苏天清推了他一下:“你干嘛呢?怎么不答应啊?”
 
    苏无限又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听着不习惯。”
 
    他的声音很小,但是正厅之中的人还是全部都听到了,让人忍俊不禁,有些人已经开始憋着笑了。
 
    “有什么好不习惯的,快点答应啊。”苏天清简直着急了,这是什么场合,你还管习惯不习惯?你当苏锐喊你大哥他就习惯了吗?
 
    苏无限没好气的看了妹妹一眼:“一个小时前,他还喊我贱人。”
 
    现场那些人再也憋不住了,哄堂大笑。
 
    本来应该很严肃很庄重的认祖归宗过程,却因为苏无限这句话而充满了欢乐与喜感。
 
    “没大没小。”苏耀国评论了一句,但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苏锐也不跟苏无限客气,他说道:“我也是难得喊一次,要是你听不习惯的话,我以后就不喊了呗。”
 
    苏无限用鼻孔长出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那要不你再喊一次吧。”
 
    没想到,苏锐竟是直接掠过了他,而是对着苏天清喊道:“姐。”
 
    “哎。”苏天清响亮的答应了一声,还把声音给拖的老长了。
 
    在苏锐第一次喊她姐的时候,苏天清就流泪了,这一次在认祖归宗的仪式上,她仍旧止不住自己的泪水,一边答应着,一边擦着眼泪,还不忘看了苏无限一眼。
 
    苏无限又被苏锐给晾在了一旁,许多人见状,又都低声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平日在家族里,苏无限的地位极高,所有人都不敢在他面前造次,家族中甚至都快有人要把他当成神仙了,毕竟他是老爷子的大儿子,手腕又厉害,任谁见到他都小心翼翼的,又敬又畏。
 
    这些年来,除了苏天清之外,也就只有苏锐才能这样让苏无限下不来台,因此,看到苏无限这种平时鼻孔朝天的人也能吃瘪,很多人都觉得心情大好。
 
    苏耀国对苏锐说道:“让你大哥带着你把家里人全介绍一遍吧,都熟悉熟悉,我先回去睡一会儿,晚上留下来吃饭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苏锐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由于老爷子的命令,苏无限也只能迎着头皮答应了下来,于是便开始带着苏锐把家人全部认一遍。
 
    苏家大院的人口众多,因此这可是个大工程,把每个人都介绍一次,再分别寒暄个几句,两个多小时就过去了。
 
    苏无限到最后都没耐心了,直接说道:“炽烟,你来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,他便快步离开了。
 
    看着苏无限的背影,又有人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,一些苏家成员看到苏锐让苏无限吃瘪了,他们反而觉得苏锐更亲切了。
 
    苏锐也挺累的,不过脸上一直挂着笑容——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悦。
 
    其实,他能够感受得到,苏家人对他的欢迎也都是真挚的,没有虚伪的成分。
 
    这才是家的感觉,哪怕这个家族很大,不是么?
 
    不过,看着大家热情的样子,苏锐忽然觉得,如果晚上吃饭,每个人都要和自己喝一杯的话,那么自己还活不活了?非得喝死在这里啊。
 
    等到认全了所有亲戚之后,苏锐后背处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。
 
    苏炽烟踩着高跟鞋,脚腕也有点累,不过她的心情也是极好的。
 
    “喂,就差你了。”苏锐忽然对她说道。
 
    苏炽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就差我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把家里的人都喊了个遍了,你也得喊我一声吧?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喊你?苏锐?”苏炽烟还是没明白。
 
    “没大没小!叫小叔!你以前不叫,现在总该叫了吧!”苏锐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看着苏锐那得意的表情,苏炽烟真想用鞋跟踩他两下。
 
    不过,她马上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:“小叔,我晚上好好的给你端几杯酒,端多少喝多少,可不能拒绝哦。”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谢谢大家的关心,小睦姑姑已经好多了,退烧之后还是会有些反复,希望今晚没事。
 
    我把她冻着发烧了,然后我也被她传染了,这就是传说中的活该吗……
 
 第2363章 三杯酒!
 
    晚上,苏家人齐聚一堂。
 
    对于苏锐来说,这样的场面,反而更能够拉近他和苏家人之间的距离。
 
    苏意工作繁忙,但也赶回来吃了顿饭。
 
    “下午没能赶过来,还是挺遗憾的。”苏意笑呵呵的说道——他确实很遗憾,尤其是在得知苏无限吃瘪的情况下。
 
    和其他的苏家子弟们一样,苏意也非常乐于见到那哥俩拌嘴的情形。
 
    还是老样子,他和苏无限和苏天清等人坐在主桌上,苏炽烟也得以落座。
 
    还有其他核心子弟在外地,没能赶过来,不过,苏锐又看到了一个他很久没见到的人——苏法华。
 
    苏锐和苏法华的第一次见面,还起了一点点的冲突,不过这两年过去了,苏法华被家里的长辈们外放锻炼,也沉稳了不少,再也干不出来开着法拉利赛车的高调事情了。
 
    这一次重又见到苏锐,苏法华感慨万千,在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就觉得苏锐绝非池中之物,没想到兜兜转转的,这个年轻男人最终竟然成为了自己的小叔!
 
    得知真相之后,苏法华也不得不感慨造化弄人,可是,和苏炽烟一样,让他来喊苏锐一声“小叔”,真是万万喊不出来的。
 
    可是,喊不出来也得喊。
 
    “法华,来。”苏意对苏法华招了招手,虽然苏法华只是他堂哥的儿子,但是从小一直在苏家大院长大,苏意对其视若己出,而且,苏法华本人也还算是比较争气,虽然喜欢赛车,但是那几台赛车的钱还真的都是他自己赚的——当然前提是,他站在苏家的肩膀上。
 
    由于苏家核心圈子的重视以及从小培养,苏法华的地位比其他的旁系子弟要高出许多,否则的话,其他经常在首都玩的人也不会叫他“四少”了。
 
    苏法华走到了主桌旁边,苏意笑呵呵的说道:“你们都见过了吗?”
 
    苏法华点了点头:“见过。”
 
    曾经的苏锐,如今已经飞龙在天了。
 
    当初有很多人把他当成了一条可以随意踩死泥鳅,但是,谁也不知道,当这“泥鳅”把身上的泥水都抖落掉的时候,却绽放出了万丈金光。
 
    “那还不喊一声小叔?”苏意笑道。
 
    “呃……”苏法华的额头上出现了几道黑线。
 
    改口这件事情确实有点为难他了。
 
    苏锐笑了笑:“没什么的,喊我名字就行。”
 
    “那可不行。”苏意说道:“你已经认祖归宗了,家里可不能乱了辈分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笑着说道:“这有什么难的,喊苏锐一声小叔,待会儿多敬他几杯酒,他不喝也得喝。”
 
    苏锐瞪了她一眼,随后便看到苏法华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,说道:“小叔!”
 
    喊这一声貌似可费了他不小的力气。
 
    周围的人见状,都笑了起来,整个大厅里面的气氛其乐融融。

相关阅读